欢迎访问新疆伊犁州政府网站!

今天是

“紫色经济”浪漫绽放——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调查

伊犁新闻网讯 发布日期:2019-07-09 16:20:04  

7月4日,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芦草沟镇,薄阴之下,“解忧公主”农场的薰衣草自山坡上流泻下来,像极了随风而至的紫色绸缎。成千上万亩薰衣草在伊犁河谷恣意生长,占中国薰衣草产量和种植规模的95%以上。这紫色的“精灵”,不仅让伊犁河谷的旅游业大放异彩,更为整个中国的化妆品行业注入了浪漫的色调。初夏,伊犁连绵起伏的薰衣草花海富裕着当地,美丽着中国。

A 产业发展

因时而生因市而兴

“薰衣草产业的发展,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密不可分。”6月26日,新疆伊犁紫苏丽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建新说,“2004年,我第一次接触薰衣草,就认为它是一种与提高人们生活品质有关的东西。”

一语道真谛!薰衣草产业的发展,反映着整个中国社会发展程度的不断提升。1956年,当时的国家轻工业部从法国引入薰衣草,在全国各地试种,1964年在伊犁试种成功。自那时起的数十年间,伊犁的薰衣草主要以精油原油方式供应国际市场。

彼时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对香奈儿、迪奥、欧莱雅等品牌还没有概念。然而自2000年后,国际奢侈品牌突然发现中国有着十几亿人口的庞大市场。越来越多的人不仅买得起这些化妆品,更让其成为日常消费品。

国内消费市场的兴起直接促进了薰衣草产业的快速发展。2004年,王力从事业单位辞职,创办了新疆天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解忧公主”品牌由此诞生;2006年,第四师70团的新疆伊帕尔汗香料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对各个团场的薰衣草资源进行整合;2007年,杨建新在伊宁市一间90平方米的房间里开始了紫苏丽人公司的创业之路。十几年后的今天,这三家公司成为新疆薰衣草行业的代表性企业。

“我们这一代是看着生活慢慢变好的。”今年56岁的杨建新说,“如果社会还停留在以解决吃饱穿暖为目的的时代,薰衣草产业不会兴起。它的兴盛是中国人追求高品质生活的结果。”

国人对美和舒适的追求,让伊犁的薰衣草行业得到了蓬勃发展。天药公司董事长王力估计:如今伊犁河谷内进入盛花期的薰衣草大约有7万亩,年产约350吨精油,2018年的价格是每公斤600元左右,总价值近2.2亿元,原油价值大概占化妆品和香水价值的10%,故整个行业与薰衣草联系在一起的价值在22亿元。

王力说:“如果将综合带动的产业纳入考虑范围,伊犁的薰衣草每年大概创造出上百亿元的价值。”综合效应显著,是伊犁薰衣草产业的一个重要特征。

网络信息时代与全民消费时代携手降临,旅游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这些重大变化,让薰衣草产业得以向四面八方延伸。“如今霍城县有薰衣草5.4万亩,引进、培育种植的薰衣草有十几个品种,做到了花开两季、八轮花序。”霍城县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王浩说,“全县有1.2万人围绕薰衣草产业链生活。这个产业因时代而兴,又逐步建立起了较好的业态格局。”

B 产业路径

各练武功合力作战

6月下旬,每日清晨和傍晚,解忧公主薰衣草农场内都会架满“长枪短炮”,摄影师们在光线最好的时候来到这里,记录下紫色花海的绚烂时刻。很快,这些照片就会呈现在网站、手机和杂志的封面上。

不远处的清水河镇,国家4A级景区,解忧公主薰衣草园内游客接踵摩肩,园区总经理助理于自华说:“旺季时每天入园人数在3000人左右,2018年4月至10月,园区接待游客约50万人次,旅游产品销售超过2000万元。”

精美的货架上,从化妆品到布艺再到玩偶摆件,琳琅满目的薰衣草产品让人目不暇接。“我们坚持售价统一。”于自华说,“从景区店到全国各地的专营店,再到天猫等电商平台,解忧公主薰衣草的产品价格是一样的。”

当天药公司将薰衣草与旅游成功结合时,紫苏丽人公司则立足产品,不断推动薰衣草的精深加工和多元化经营。

在伊宁市经济开发区的紫苏丽人公司薰衣草创意产业园内,孩子们兴奋地做着各类香草的手工皂,女士们免费体验薰衣草的香薰、按摩,旁边的薰衣草主题酒店和餐厅更是特色鲜明。在生产区,新疆薰衣草行业最大的GMP(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生产车间在有条不紊地运转。

2009年,紫苏丽人公司承担了国家科技部农业科技成果转化项目——薰衣草超临界二氧化碳流体萃取工艺的研发与应用;2011年该公司主持承担国家火炬计划项目——利用超临界二氧化碳流体萃取工艺提取薰衣草精油产业化,成为我国低温提取薰衣草精油的开创者和领导者,先后获国家专利30余项。这些专利转化为产品,出现在消费者的房间内。

“我们始终致力于精深加工,同时由于拥有全疆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精油和化妆品类生产线,因此在生产‘朵萃’等自有品牌的同时,还为30余家厂商进行代加工。”杨建新说,“此外,我们在新零售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线上线下实现了相互促进。”

距伊宁市几十公里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70团,伊帕尔汗公司占据了基地的优势。“我们目前自有薰衣草基地2万多亩,资源优势是最明显的。”伊帕尔汗公司销售部副部长左志鹏说,“2014年8月15日,公司在新三板上市,是新疆目前唯一一家上市的香料企业。”

目前,伊帕尔汗公司是中国薰衣草精油原油的最大供应商之一,这些珍贵的原油运至广州,或者乘船运往日本、法国,进入各大化妆品厂家的生产车间,最终出现在千千万万人的梳妆台上。“同时我们一直在做直营店,目前在全国各地有300多家,经营着130多种产品。”左志鹏说,“这些店都是经过市场考验,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每年销售业绩都在增长。”

“我认为伊犁薰衣草行业的最大特点是产业格局比较好。”左志鹏说,“这个市场还在继续增长,整体朝各练武功、合力作战的方向发展。以我们三家公司为例,虽然也有竞争,但各自都有侧重点。大家在竞争中相互学习,共同推动产业的发展。”

龙头企业的作用之一就是引领产业发展方向,无论解忧公主、紫苏丽人还是伊帕尔汗公司,背后都有无数的农民和规模较小的企业。以三大公司为代表的三个发展方向优势互补,构成了伊犁薰衣草产业的最大特征:以规模性基地种植为依托,建立产品精深加工和多元体系,结合旅游、电子商务和新零售模式,将薰衣草的价值在全产业链实现最大化。

C 产业培育

企业创新政府助力

从某种意义说,伊犁河谷的薰衣草得天独厚。“全中国就这里种得好,无可取代!”王力一指远方,“地理气候是最基础的原因,从芦草沟镇往周边走二三十公里,种出来的薰衣草就明显不一样。与法国普罗旺斯相比,我们的差距在产业,要论气候、土壤、光照条件等自然因素,我们是优于对方的。”

但天赐并不能保证绝对优势。伊犁薰衣草行业的兴盛,更主要在于后天的努力,对企业而言,创新是最重要的因素。

“2000年以前伊犁河谷没有品牌,主要是向国际市场供应精油原油,而我们又没有与国际对接的标准,规模也没上去。因此原油没有定价权,每公斤最低时350元,高时1300元,起伏非常大。”王力说。

被逼之下,新的商业模式诞生。“考虑到国内十几亿人的大市场,我们决定做旅游。”王力说,“现在每年从6月份开始,非常多的游客来新疆就是为了看薰衣草,而不是因为来了新疆以后才顺便看薰衣草。这中间有很大区别,因为花卉本身而成为旅游目的地,新疆花卉产业中只有薰衣草做到了。以前花也在那里,但只被看,没有经济效益,现在不同,美丽诞生了财富。”

旅游经济的发展带动了诸多产业,每年薰衣草季,霍城县的宾馆酒店一房难求,餐饮业也跟着沾光。正是因为薰衣草季节的到来,主产区之一的芦草沟镇的餐饮业在每年六七月份就迎来了一年中最好的时光。同时,民宿等新业态也出现生机勃勃的景象。

不仅如此,六月,伊犁河谷各个景区人数快速上升。当新疆其他景区还在等待暑期热潮时,因为浪漫的薰衣草,伊犁河谷提前迎来了旅游高峰。

“这园子里其实有好几种薰衣草。”6月30日,左志鹏指着花田说,“借助与科研机构的合作,我们始终致力于品种的培育和创新。不仅将花期从20多天延伸到2个月,还培育出了代表性的‘太空蓝’品种。”依他所指远远望去,那片花田中的纯净蓝色仿佛要滴落下来。

2003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提供的薰衣草母本搭乘神舟飞船奔向太空,几年之后,“太空蓝”诞生。它的颜色鲜亮纯正,非常适合观赏。这些优秀的品种不断扩散,构成了伊犁河谷的瑰丽花海。

而在紫苏丽人公司,薰衣草超临界二氧化碳流体萃取工艺的应用,让薰衣草在精油制作过程中,有效成分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存。“我们只在花蕊中提取精油,而不是连花带叶,这就使产品质量更高。”杨建新说。

如今,伊犁薰衣草产量已占据全国产量的95%,这是一个在市场竞争中成长起来的产业,在产业扩张过程中,政府并不是一味强推,而是在关键时刻进行助力。

霍城县芦草沟镇四宫村农民马陵飞至今还记忆犹新:“2007年,我首先在全村种了8亩薰衣草,被我老爹骂得狗血喷头。我也没管,对老爹打着哈哈就种上了,当年每亩收益1000元,第二年每亩收益3500元。我家都是戈壁地,之前就种些麦子,10亩地也收不了2000元。后来我老爹不骂我了,到2010年,他自己忍不住了,种了30亩。”

四宫村的薰衣草种植就这样拉开了序幕。当企业具备规模,农民中也有了懂技术的人时,当地政府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开始引导更多人种植。2014年,先是四宫村党支部书记潘林,把自家24亩地全种上了薰衣草,然后是党员、村干部。如今,全村90%的土地种上了薰衣草,面积达1.2万亩。土地流转价格也从每亩50元左右上升到了700元,并且一地难求。

2003年,霍城县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薰衣草之乡”。多种优惠政策出台,涉及产业发展的各个层面。而从2011年至今,霍城县“薰衣草国际旅游节”已成为新疆影响力最广泛的旅游节庆之一。如今这个由多方共同培育出的芳香产业,正给人们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

上一条:唐布拉景区客盈门
下一条:新疆伊犁天马国际旅游节7月中旬开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