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河谷清韵-伊犁州反邪教专栏题 » 破迷反伪 » 正文

对“特异功能”问题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7-09-20    作者:河谷清韵    点击:


对“特异功能”问题的思考
作者:张洪林   来源:中国反邪教协会   日期:2017-08-29
打印

  “特异功能”是我国的叫法,国外最初称之为“灵学”、“心灵学”,现在又逐渐为“超心理学”一词所取代。它的研究对象主要可归为两类:一类是认识上的超常现象,即“超感官知觉”;一类是意念直接作用于外界事物,称作“心灵致动”。具体内容庞杂,例如透视、遥视、思维传感、预知、意念移物、意念治疗、灵魂出窍、附体重生、幻影续存等等。

  国内外公认的第一个特异功能研究团体是1882年英国成立的“灵学研究会”。本世纪初我国一些人士受国外影响也创建过灵学研究会,出版了不少书籍资料。从1979年报道四川唐雨“耳朵认字”开始并持续到今天的特异功能热潮,实际上是以往的和国际的灵学和超心理学研究在中国的反应和继续。由特别信仰特异功能的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支持创建的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还曾于1982年派代表出席了在英国召开的国际庆祝灵学研究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并作了专题发言。中国人体科学学会成立于1987年,学会确定特异功能研究是人体科学研究的核心内容。“特异功能研究”的提法逐渐向“人体科学研究”的提法过渡。继《人体特异功能通讯》、《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通讯》之后,又于1990年创刊了《中国人体科学》杂志。原国家体育总局伍绍祖局长是中央人体科学领导小组组长。这些机构和刊物在“法轮功”被定为邪教后停止了活动。然而,江湖大师王林、道士李一和宫哲兵教授等众多人士特异功能传播活动至今都此起彼伏一直没有停止过。

timg

耳朵认字

  回顾二十年来国内特异功能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到两个事实:一是特异功能研究受到了有关方面和人士的重视,一些特异功能研究者发表了数量可观的证实特异功能的文章,并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影响;然而,另一方面也存在着这样一个令人奇怪的客观事实,即特异功能现象至今也未得到科学界多数的认同。不仅如此,科学界内还有相当一部分学者从哲学或自然科学角度对特异功能现象持怀疑或彻底否定的态度。从1979年于光远先生率先批判特异功能到今天,围绕特异功能的争论始终未停止过。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换言之,特异功能研究到底存在哪些影响科学界认同的因素?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分析,笔者产生了一些认识,愿意作为引玉之砖抛出来,供关心特异功能研究的人士们参考。

  (一)特异功能研究要遵循最起码的科研规范

  人体究竟有无特异功能,这是一个可以研究的课题。但是这项研究必须纳入科学轨道,限制在实验室内,由受过科研训练的专业工作者在严格的科研设计条件下进行,而不应该是目前的状况——人人都能研究,实际是在搞无控制条件的表演。

  必须看到这样一个事实,特异功能使人相信的一个重要手段是成功的表演。相当一部分大众面对“亲眼”所见的表演“事实”,立即相信特异功能的存在。依据的是“眼见为实”的原则。然而,这些人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眼睛也常有分辨不出幻觉、错觉、自然的和人为的假象,因而未看到事物本质的时候。从争取大众的角度看,表演有其成功的一面;但是从争取科学界承认的角度看,表演又恰恰是特异功能最薄弱的一面——表演事实无法证明亲眼所见的结果就是特异功能单一因素所致,而科学只承认遵守科学规范获得的结果。

QQ图片20170829171626

特异功能“悬浮”

  受过科研训练的人都知道,表演与实验之间有原则性区别。两者之间最显著的不同点在于是否控制条件。如果一项研究事先进行了周密的实验设计,在操作中采取了严格控制条件排除其它干扰和作弊行为的措施,并且获得的结果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人进行重复,或经得起包括持不同观点人在内的科学验证,那么得出的是科学实验的结果,这种结果是真实的、可信的。反之,如果不控制条件,不采取排除其它因素参与的措施,并且结果不能由别人,特别是不相信的人来重复验证,那么这种结果最起码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如果特异功能研究能遵循这样一条人类经过长期实践形成的基本的科学实验原则,并且获得成功,那么这种事实不用多,哪怕只有一个,也足以使科学界承认特异功能的存在,围绕特异功能的争论也会早日结束。但是,我们面对的现实是,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没有一个过硬的可由任何人、特别是那些不信的人重复验证的实验能有说服力地证明那些超常现象是特异功能而不是其它因素所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遗憾。这种现象也不能不令人发问:我国几十年来特异功能研究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实际结果?!我想,这恐怕就是科学界至今不能承认特异功能现象的最根本原因。

  (二)特异功能研究应杜绝骗术

  一些特异功能信仰者非常忌讳别人将特异功能表演说成是以魔术手段进行的欺骗。然而,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两个事实:一是到目前为止的特异功能现象,使用魔术手段全部都能表演出来,并且真正的魔术师们由于具备专业技巧训练的基础,表演的会更利索、更好看。另一个事实是在所谓的特异功能表演中,有不少场合被发现表演者确实在利用魔术或类似手段作弊。因此就引出这样一个问题:各种以特异功能名义进行的表演,怎样才能使人相信表演者真有特异功能,而不是他用魔术手段来搞欺骗?有人认为“魔术师的‘特异功能’是通过技巧训练获得的,而一部分特异功能者不经训练便具有某些天生的特异功能。”然而,揭露出的铁的事实表明,具备这类作假手段的人,有的是受过专门训练的高级魔术师,例如曾经以超级特异功能大师面目出现,并以其各种成功表演和“实验”轰动世界各国(包括我国),折服了许多科学家的以色列人尤里·盖勒,后来终于被美国的兰迪揭穿是一个高级魔术师。然而也有的作弊者不一定非要受过专门的魔术技巧训练,甚至一些10岁左右的孩子也能“天生机灵”地进行作假操作。例如,1979年以后,国内掀起特异功能热潮时,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专家组成的特异功能调研组在一些省市实验调查的结果表明,那些以前被当地发现具有特异功能的孩子,在识别调研组严格设计的试样面前,全都使用了作假偷看手段被检查出来,并当场写了检讨。这些材料至今还被存放在档案柜中。1988年 3月,一个国际性的科学和教育组织——超常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应邀派出 6人代表团来中国北京、西安和上海等地进行学术交流和考察。所到之处,他们除了进行学术演讲和座谈外,还对各地有影响的特异功能人物(主要是10岁左右的孩子)进行了实验测试。结果所有以前成功的表演均告失败,有的也表现为明显的弄虚作假。例如有一试盒不仅被私自打开,而且其中被折成六截的绿头火柴被偷换成一根完整的红头火柴。

u=361140522,1309432890&fm=26&gp=0

特异功能“火”

  这类欺骗行为不仅发生在一般的表演场合和普通的特异功能人身上,更令人惊讶的是还发生在至今被特异功能界誉为坐第一把交椅、长期被当做“国宝”重点研究的张宝胜在向国家特异功能领导小组的几位领导汇报演出实验中。具体表现为:(1) 偷换试样信封,被魔术师当场指出。(2) 在抖药片的实验中,采取偷开瓶盖取药,使具有唯一性和不可逆性的试样药瓶发生人为破坏的改变。除此之外,张宝胜还有多次表演时作弊被看穿的情况。

  以上这些已被揭穿的欺骗事实,特异功能信仰者们也都知道,并且实际被揭穿的数量也远不止这几例。不能遵循基本科学规范,拿不出过硬的实验研究结果使科学界难以相信特异功能现象,而信仰特异功能的研究者们推出的这些被公认的特异功能人物的表演中又屡屡被发现是搞欺骗,这理所当然地不能被科学界接受。一些人解释说:“在特异功能表演或实验中,确实有人存在作弊行为,但也确实有特异功能成功的时候。”其实这种解释本身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因为它不能证明这成功的表演或由信仰者自身搞的实验就不是尚未被揭穿的欺骗。最有说服力的是令人信服已排除了作弊可能的科学事实。

  (三)解释不成功的实验不应求助于托词

  有些人不同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过硬的实验能有说服力地证实特异功能的存在”这一判断,认为自己的研究就不是表演,也不存在骗术,而是采取了排除作弊可能措施的地地道道的实验,因此,得到的结果是可信的。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如果请他们将自己的实验让别人,特别是让那些对待特异功能持怀疑态度受过科研训练的人审查验证一下,他们立即会提出很多拒绝的借口,即使不得已同意这种人参加,也为实验不成功准备了各种托词。这些借口和托词可以归纳成几种效应。例如“山羊——绵羊效应”,山羊指不信者,绵羊指相信者。如果实验时有“山羊”参加,那么他的心灵能力将会干扰特异功能者的心灵能力,从而使实验不成功。再如“消失转移效应”和“衰退效应”,实验不成功是因为受试者的能力“因昨夜失眠或近期感冒等因素影响而消失、转移或衰退。”又如“害羞效应”,如果严格控制条件,密切注视受试者的举动,则会引起受试者的紧张、害羞而使功能消失……试想一下,如果特异功能现象永远也经不起别人的重复和验证,总有骗术混在其中,并且总对各种失败讲出各种托词,那么它还能成其为科学吗?还有什么理由来抱怨科学界的不承认态度呢?

  事实上确有一些人经常抱怨,并将目前特异功能的处境同初期的哥白尼日心说、达尔文的进化论以及摩尔根的遗传学说等处境相提并论。这种比拟起码有两点不妥:一是现代科学界并不是愚昧反动的宗教裁判所;二是特异功能的表现也迥异于科学发展过程中的新发现、新事物、新思想。科学新事物初期阶段虽然弱小,但它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是任何力量也压不垮的。它不仅能经受住实践的检验,而且能主动勇敢地去寻找科学的重复与验证。相比之下,具备很强的行政力量及财力物力支持的特异功能研究所具有的魄力实在太小了些。

  (四)宣传效应与名人效应无助于增加特异功能研究的学术分量

  伪气功大肆泛滥的年月,对特异功能及各种“超人”的宣传呈现一种走火入魔的状态。除专门的特异功能报刊首当其冲外,一些气功报刊也紧随其后接连不断地向社会推出一个胜似一个的特异功能人物。而书摊上介绍这类人物玄妙神奇事迹的书籍更成了高价畅销的抢手货。就连电视台也不时地以“信不信由你”的姿态向全国的观众们闪现一些国内外“超人”的形象。这种将实验室还没有肯定的现象不断地拿到社会上当做肯定的事实大肆宣传的做法是极不慎重极不妥当的,也是实事求是的科学工作者所反对的。这种对未排除骗术的现象进行文学性渲染的做法,不仅不能增加特异功能的学术分量,而且给大众造成了混乱。其中一个严峻的事实是过火宣传所形成的文化氛围,强烈地影响人们的观念,促使不少人执着地追求开天目、出耳功等,达到走火入魔精神障碍的程度,不仅使自身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受到影响,而且有人将幻听幻视等内容当做出高功能的事实,自杀、杀人的现象也屡有发生,给家庭、单位和社会造成了负担。

  大众相信这些宣传的另一个重要依据是“著名科学家都信”。事实上,在国内外确实都有少数著名科学家、甚至包括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在内,都相信特异功能的情况。应当怎样理解这个现象呢?

  1945年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获得者英国著名科学家ERNST CHAIN ,在他1970年发表的《社会责任与科学家》一文中的观点,对著名科学家与大众似应有些启发意义,他说:“科学家对自己专业之外的一般事物,并不比别的人更聪明,他们也不能摆脱个人偏见和感情用事。对于那些他们能力范围内的专门问题,是应该征求和尊重他们的意见,但是在其它问题上,科学家和其他公民没有什么不同”。现实确实如这位科学家所谈的那样,随着科学突飞猛进地发展,各学科内部的分化越来越细,不要说“隔行如隔山”,即使在同一学科内,不同专题的研究者之间也是“术业有专攻”,任何人也不可能达到“全方位”的程度。对于特异功能问题,最有资格来研究它的应是那些专门从事感觉、知觉、记忆、思维、能力等研究的心理学专业工作者(国外也是如此)。很难设想一个对普通心理学内容都一无所知的人,能跨越专业障碍解决“超心理学”的问题。

  由此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两个判断:

  一是根据特异功能所涉及的内容,对它的研究应由以心理学家为核心的专业工作者进行。

  二是除心理学专家外的其它学科的科学家,哪怕他在自己的学科领域已很有成就,并因此在大众心目中较著名,他在谈论特异功能问题时的学术分量和大众差别不大。

  如果信仰特异功能的著名科学家和社会名人自己能正视上述两点,那么他们应该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应对大众承担的社会责任。尤其是应该避免继续发生因自己不懂专业只见表演事实或经不起验证的“实验”事实就相信的事情,以及在此基础上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向社会推出特异功能名义骗子的事情。须知这种事情在国内外都不止一次地发生过。对此,美国国家研究理事会在考察了美国一百三十多年特异功能行为后发表的报告也大有值得我们借鉴之处:“目前一方面是缺少科学的证据,另一方面则是有许多人对特异功能存在的信念非常坚定,这是一个矛盾,也是声称的特异功能引起普遍关注的一个原因。历史上就有许多世界知名的科学家断言存在特异功能并已经过科学证实的事例。但是,几乎所有这些事例后来都被事实揭穿是这些科学家出了差错。许多支持者认为目前的科学方法可能不是唯一的方法或最合适的方法,但遗憾的是,心理学家们发现,用来证明特异功能存在的其它方法,只是助长人们的自己受骗和暗示反应的趋向。热心创造能证明声称的特异功能存在的实验,往往也造成人们受骗和犯错误的机会。”

  结束语

  综上所述,特异功能现象至今不能被科学界承认的主要因素应该清楚了。信仰特异功能的研究者们应该冷静地正视这些事实。尤其应该清醒地意识到,如果真想改变这种现状,并且真想通过特异功能研究的突破来实现自己一直追求了多年并且还将继续追求的“科学革命”、“东方革命”、“世界革命”,那么必须老老实实地通过名符其实的实验研究来迈出科学的第一步。


上一条:眼见未必是真——“特异功能”真伪辨
下一条:“减肥气功”的真伪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