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民族团结一家亲 » 民族团结大家说 » 正文

奋进吧,我的俄尔合斯弟弟

发布日期:2017-03-23    作者:刘秋琼    点击:


2012年,我通过人才引进政策,从南国长沙来到了美丽的昭苏大草原,经过近五年的边疆生活,我已经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昭苏人,在“民族团结一家亲”的和谐春风里,我与弟弟俄尔合斯一家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弟弟家住在昭苏县喀拉苏乡巴尔格勒津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哈萨克牧民家庭。记得初次认亲时,弟弟和弟媳一家给我留下了特别的的印象,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虽说弟弟弟媳都是90后的一代人,但他们却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女儿8岁,名叫阿尔娜.俄合拉斯,在村小学读书,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这个城里来的陌生人,羞答答地往妈妈的身后躲藏。儿子5岁,名叫江努尔.俄合拉斯。一见到生人,倒是来了劲,在大大的炕上兴奋地蹦跳不停。他家里没有固定的收入,弟媳妇长年操持家务带孩子,一家生活全靠俄尔合斯抽空打点零工支撑。但可以看得出,这样家庭虽贫,但一家人却享受着家庭的温暖,生活的温馨。也就从那天起,我认下了这个哈萨克族亲戚,心里再也放不下我的俄尔合斯弟弟。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和弟弟一家经常走动来往,彼此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我的女儿和弟弟的女儿年龄相仿,我也带着女儿走过一回亲戚,让女儿和弟弟的孩子也认识和交流,我想,这样对两家孩子的成长也有好处的。我也经常把女儿的衣服送给小侄儿穿,看到这些漂亮的衣物,弟弟一家也常常是喜出望外。在工作繁忙时,我们也经常通电话嘘寒问暖,相互了解情况。由于工作繁忙,我好久没去乡下看望弟弟一家了,这几天心里一直挂念着。春天来了,孩子们的换季衣服是不是准备好了?雪融性洪水季节到来,弟弟一家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漫长的冬季已经过去了,弟弟是否找到打工的地方……一个个不安的问号萦绕在我的心头,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一场春雪掠过昭苏大地,可怕的“倒春寒”天气给这里的农牧民生产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这更似我放心不下乡俄尔合斯弟弟。这是一个春雪初晴的早晨,等到雪停,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向单位请了假,精心置办了一些弟弟一家急需的生活用品,踏上了期盼已久的探亲之路。

汽车在路上奔驰,惊飞了一群群路边觅食的“呱呱鸡”。此时正值阳春三月,内地早已是“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了,可昭苏草原依是冰雪苍茫,银装素裹。眼前的草原和远处的天山,似乎还在银色的襁褓里沉沉地酣睡,唯有路边被雾淞包裹的零星柳枝上,却不经意间显现出浅浅的红晕,如同闺中的少女,羞窃窃地望着窗外。

经过一个多小时颠簸,远处的巴尔格勒津在雪原上缩写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随着距离的缩短,那黑点越来越大,逐渐发散,巴尔格津最终进入了我的视线。这个偏僻的村子位于天山脚下,是一个半农半牧的哈萨克村庄,俄尔合斯弟弟家在村子的西北角。

汽车在一个整洁、干净的牧家小院前停下,得知我这个城里的汉族姐姐要来串门,俄尔合斯一家早已在这个停车点等候。一下车,俄尔合斯弟弟和弟媳就高兴地迎了上来,两口子不知怎样用汉语表达内心的欢喜之情,只是满脸憨憨地笑着,连声说着:“阿撇开佳克斯满……”。

来到家里,俄尔合斯弟弟招呼我们在温暖干净的炕上坐下,嘴里重复着“坐、坐、坐,……”用他憨厚的表情表达着内心难以言表的喜悦。弟媳从一个布袋里拿出馕饼、酥油摆在炕上,又给我倒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奶茶,双手将碗捧在我面前,恭恭敬敬地对我说:“阿撇开,苏尔特夏衣。”小两口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真视我如上宾,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个哈萨克亲戚满满当当的热情。我们彼此用对方生硬而亲切的语言配合着手势拉着家常,聊着天儿,感恩着党的好政策,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时间在温馨而愉快的闲聊中飞过,又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握别弟弟弟媳,我恋恋不舍走出了家门,踏上返城的路。望着远处挥手告别的俄尔合斯弟弟一家,望着渐渐消失在雪原之中的巴尔格津村,我的心绪久久难以平静。真心地感谢“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让我有缘结识这个哈萨克亲戚。这一生,我永远不会放下我的哈萨克亲戚,我最亲的俄尔合斯弟弟。

望着在寒风中频频挥手的弟弟弟媳和渐行渐远的巴尔格勒津,我的眼眶又一次湿润了。突然间,我想起了一名言:“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和煦的阳光照耀大地,美好的生活我们携手去开创!

奋进吧,我的俄尔合斯弟弟!

上一条:“亲戚”越走越亲
下一条:伊犁州公安局民警用真情换百姓真心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