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2018两会专题 » 热点话题 » 正文

旅游要发展 厕所需“革命”

发布日期:2018-01-17    作者:    点击:


冬季,滑雪是一个备受青睐的旅游项目。然而伊宁市市民王雷却被市区周边某滑雪场内脏乱差的公厕扫了兴致。“旱厕四处透风,冬天穿得厚,生怕一不小心手机掉进去。”王雷一脸无奈地说。

旅游公厕作为景区的窗口,是游客出行必备的生活设施,更是反映旅游业文明进步程度的重要标志。然而旅游厕所也一直是旅游公共服务最薄弱的环节。在今年自治州两会上,旅游公厕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如何进行“厕所革命”?代表委员们都有不少意见和建议。州政协委员、尼勒克县加哈乌拉斯台乡中心双语幼儿园园长热孜亚·阿力木江在说到这一话题时深有感触。“有时候开着私家车在路上,孩子想上厕所,没地方去,只能在路边解决。”热孜亚说,想要杜绝这样不文明的行为,公路沿线必须要有足够的公厕。和热孜亚一样,说起旅途中上厕所的经历,不少人都有深刻的记忆。

“有一次坐大巴车路过果子沟,那时候还没有高速路,班车在盘山公路边上停下来让大家方便。当时已经天黑了,大家就以车为界,男左女右。我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对面车灯照过来,我一看,再往前一步就是悬崖。”这次经历,让伊宁市市民梁先生至今回想仍心有余悸。“如果路边有定点的公厕,就不会有这样的危险。”梁先生说。

据州旅游局不完全统计,近3年来,州直共完成新建、改扩建、改造旅游厕所160座,基本覆盖全州景区景点和部分旅游沿线道路。在2017年,州直加强了旅游厕所布局布点,新建40座旅游厕所。

在S12伊—墩高速公路上,距离伊宁市市区30公里左右的愉群翁服务区,从吉林来伊犁旅游的孙先生对这里的公厕印象深刻。“非常的干净,比有些机场的公厕都要好。”走进愉群翁服务区的公厕,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花香,墙上悬挂着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装饰画,让这里看起来更像一个休息间。在男女卫生间中间,还有一个“第三卫生间”,这是为了方便特殊人群而设立。服务区负责人林瑶告诉记者,“第三卫生间”内设置有成人、儿童坐便位和洗手台,有安全抓杆的小便位等,设施非常人性化。集合了过去残疾人卫生间、母婴卫生间、老年人卫生间等多种功能,可解决诸如带着女童的父亲、带着年迈父亲的女儿、带着残疾伴侣的妻子等群众的如厕尴尬。

小公厕展示大文明。在州直范围内的几百个公厕里,像愉群翁服务区这样的公厕屈指可数。记者从伊犁州公路管理局了解到,目前州直的国省干线上,对公众开放的仅有3个公厕,其中一个还是传统旱厕。

近年来,随着自治州全域旅游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游客走进伊犁河谷,感受“塞外江南”的独特魅力。2017年,州直全年预计接待旅游人次2800万人,同比增长33%。据州旅游局预测,到“十三五”末,州直将成为接纳5300万游客的重要旅游集散地。由于自治州面积较大,城市与乡村、乡村与乡村、景区与景区之间距离较远,道路沿线厕所数量远远满足不了老百姓及游客需求。而随着自治州美丽乡村、特色小城镇、历史文化名村的建设稳步推进,厕所问题已成为乡村公共服务体系和社会文明的短板。

“乡村普遍缺少现代化的公厕。现有的大量公厕还是传统的旱厕,缺少人员管护,公厕卫生状况十分糟糕,不仅影响到环境质量,也影响到游客和村民的生活质量。”州旅游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由于乡村污水管网等设施不健全,废水收集循环利用体系没有得到很好的建立,村民家中的私厕解决了“入端”却没有解决“出端”,制约了乡村厕所的发展。而在城市、重要节点的较为集中的公厕,基本能够满足百姓需求,但在厕所建立上目前只注重建不注重管的问题还较为突出。

州人大代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孙扎齐牛录镇镇长关海军对旅游公厕问题十分关注。他告诉记者,坐落在孙扎齐牛录镇的锡伯古城改建后游客倍增,而古城内即将开放的小商品城将会为景区带来更多的人气。“我们现在就在考虑在提升基础设施方面要早谋划、早准备,不能等到问题出来以后再想办法弥补。”关海军说,他在江苏观摩学习时,对当地富有地域色彩的旅游公厕印象十分深刻。“那里的公厕就地取材,既生态环保,又展示了当地的特色。”关海军说,将地域文化浓缩在景区公厕里,将公厕打造成景区的一部分,是自治州旅游公厕今后要努力的方向。

州旅游局相关人员表示,今后3年,自治州将利用援疆资金,实现国家A级旅游厕所在4A级以上景区全覆盖。未来的厕所,远不只是厕所,有风景、有wifi,有出售旅途必需品的超市、有游客休息的区域……从城市到景区再延伸到乡村的厕所“革命”,将会让这样的场景指日可待。记者 吴琼

上一条:农村电商助力乡村振兴
下一条:代表委员为养老问题支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