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伊犁州民族团结创建专题>>模范人物>>正文
“最美乡村医生”居马泰
2016-01-07 15:50  

居马泰,男,哈萨克族,1964年10月出生于新疆伊犁特克斯县乔拉克铁热克镇, 1992年7月毕业于伊宁卫校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包扎墩牧区卫生院,一干就是20年。

包扎墩是特克斯县三个乡镇、两个牧场以及尼勒克县一个牧场的牧民过冬的冬牧场,总面积2200余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000多米,共1500户4000余人。进包扎墩冬牧场路途十分艰险,身边是悬崖峭壁,脚下是万丈深渊,路是由牧民凿出来的,所以仅能容一匹马或一只羊通过。每年冬季牧民赶着牛羊转场,只要稍一不慎,人和马就会坠崖,连尸首都无法找回。就在去年秋天,一位年轻的母亲抱着年幼的婴儿骑着马转场时,马失蹄,结果连人带马摔下悬崖,母女和马都没能找回来。所以,包扎墩也被当地的人成为“天堑之地”。居马泰在这样的地方一干就是20年,更让人肃然起敬的是:他身患心脏病,不能在高原山区工作,随时有生命危险。加之他妻子动了5次手术,3个孩子还年幼。当地卫生局领导签于他的实际情况,准备把他调至农业村,但是他婉言谢绝。

他的可敬还在于他本身并不富裕,他一个月2000元左右的工资收入,却维持全家五口人的生计。妻子没有工作,也工作不了,因为三个孩子要照顾,自己又连续动手术,身体十分虚弱,最主要的原因是居马泰还要到包扎墩为牧民巡诊,一去一个月不回来,回来没几天,又进山,几乎一个冬天要呆在包扎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减免注射费以及诊疗费,赊账为贫困牧民看病,甚至垫钱给贫困牧民看病。 20多年来,他免的注射费、医药费等近10万。包扎墩牧区卫生院的医生换了一批又一批,很多年轻人不是不会骑马就是怕有危险,都不愿意进包扎墩冬牧场,但居马泰一心惦记这里的牧民。他说道:“这个冬牧场路这么险,又没有通信工具,如果一个孩子发烧,不及时就诊;如果一个妇女难产,得不到医生及时的专业助产;如果一个老人血压药不及时送过去,也许就会要了他们的命。所以他们需要我,我也离不开他们。”

2002年,居马泰的弟弟叶尔波力患高血压,期间都是居马泰在照顾。但就在居马泰进包扎墩进行巡回诊疗时,由于弟弟高血压发作并脑出血,家人不知道情况,失去了最好的治疗期不幸去世。居马泰在包扎墩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等他一个月后回到家的时候,弟弟已经去世,而且连丧事都办完了。

包扎墩牧民居住十分分散,去一个牧民家也要翻好几个山才能到达,最远的牧民家也得骑两天的马才能到达。2010年, 居马泰在巡回诊疗的途中,正逢雨雪天气,山路湿滑十分难走,而且危险系数极大。在一段狭窄的山路上,马不小心失蹄,把他摔到岩石上,马却坠下山崖。因为包扎墩没有任何的通讯设备,他又得去救治一名正在发烧的婴儿。他知道在包扎墩婴儿发烧不及时救治,也许一个小生命就夭折了。他拖着一瘸一拐的伤腿,蜿蜒爬行10公里路,才到目的地,救治完病人,自己却病倒了,最后牧民们把他从包扎墩送下来医治。

像这样的事,在他20多年包扎墩巡回诊疗中是最普通的事了,他在包扎墩的感人事迹有多少,救治过多少生命垂危的病人、孕妇,连他自己都记不起有多少例,因为在这条天堑路上,不知留下居马泰多少脚印和汗水,有多少牧民在痛苦呻吟时,有多少待产的山区妇女在死亡线上挣扎时,是他不畏艰险救死扶伤。而他认为,作为一名牧区医生这是他义不容辞要做的,这是医生的良心。他就是这样一个朴实、善良、勇敢,用自己的青春年华谱写人生赞歌的牧区好医生。

此次活动组委会将在12月中旬,从央视记者编辑寻找发现和社会推荐的乡村医生人选中推选出20名“最美乡村医生”入围者,在官网公示。并最终由评委会评选出10名“最美乡村医生”和10名活动特别关注乡村医生。明年1月中旬,活动组委会将在中央电视台录制播出“寻找最美乡村医生”活动的颁奖典礼,让更多的人关心乡村医生,关注乡村的卫生医疗事业。

关闭窗口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政府主办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厅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