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全景伊犁 » 精神文明 » 正文

托起逝者生命的尊严

发布日期:2012-09-12    作者:    点击:


——伊犁消防7.31特大山体滑坡事故救援纪实

 

    盛夏的伊犁,草原山川风光秀美,位于新源县阿热勒托别镇的落北山峰峦如聚“横看成岭侧成峰”,淡绿、嫩绿、翠绿、浓绿,盛夏的阳光让这里成为光影创造的魅力世界,处处一派绿意盎然、生机盎然的景象。然而,7月31日凌晨1点05分,就在这样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一场巨大的泥石流灾害呼啸而至,顷刻间就带着死亡的气息冲向落北山卓勒得沟。第二天清晨,当太阳再次照亮这座山峦时,人们看到的是整条山沟被巨大的山体滑坡飞泻而下的泥石流填满,失去亲人的人们在沟边悲痛而又焦急地徘徊,紧急汇聚在这里的各路救援大军在沟底展开了大规模搜救行动。
    在这场寻找失踪者和遇难者遗体的救援行动中,一个个橙色身影用双手托起了逝者生命的尊严,诠释着消防救援“忠诚可靠、服务人民、竭诚奉献”的大无畏精神。

    第一章 天殇落北
    坐落于新源县东南方向,距离新源县城约60公里的落北山蕴含丰富的铁矿资源,山脚下阿热勒托别镇的牧民们在进行传统牧业生产之余,都愿意到山里的采矿点打工或捡矿石贴补家用。但是灾难无情,7月31日凌晨1时左右,一场可怕的山体滑坡裹挟着巨大的泥石流沿落北山卓勒得沟冲泄而下。沟内采矿点的22名矿工从睡梦中被巨大的轰鸣声惊醒,但灾难来得太快,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逃生就被卷进了泥沙中。在附近捡矿石的牧民中也有6人被卷进了这场“灾难”。
    天殇落北山,流水潺潺、草青山翠的卓勒得沟在一阵剧痛中咆哮着,无情吞噬着鲜活的生命,只有7个人从这场灾难中逃脱,他们中3人是牧民,4人是矿工。事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们仍是心有余悸。
    阿热勒托别镇九大队六小队牧民阿桑•阿勒:阿桑•阿勒怎么也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己就会失去三个亲人。31日凌晨4点,得知三个叔叔上山捡矿石的地点发生泥石流,他连夜赶往出事地点。然而,他见到的只是一个叔叔的遗体,另外两个叔叔下落不明。面对这场可怕的灾难,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在沟边焦灼而又悲痛地等待。
    阿热勒托别镇玉什开普台尔村五组村民扎思哈尔:扎思哈尔是从惊心动魄的泥石流灾难中逃生的幸存者之一,几天过后说起这事他仍然心有余悸。31日,他和父亲及几个亲戚一起进山捡矿石,12点30左右,隐隐听到山坡上石头滚动哗哗下落的声音,他本能地感到不对,就迅速向山上跑去,但是还没跑出几步就被泥石流冲泄形成的强大气流掀翻在地。凭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本能,他爬起来又跑。就这样连滚带爬跑出老远后,他才敢停下来回头看看。醒过神来的扎思哈尔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捡矿石的地方已经被泥沙掩埋,父亲和亲戚们也不见了踪影。8月1日,被送进医院的扎思哈尔从病房偷跑出来,在救援现场呆呆地等待着,盼望着救援官兵们能找到自己的亲人。
    阿热勒托别镇铁矿厂矿工黄兆林:黄兆林在后怕中觉得自己很幸运。灾害事故发生当晚,他就住在半山腰用彩钢板临时搭建的工棚里,据他描述,31日晚12点多,他听见山上隐隐传来“隆隆“的轰鸣声,不久,这声音就越来越大,变成像汽车撞塌房屋一样巨大而又沉闷的响声。他似乎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起身出门正想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时,裹沙携石的泥石流就已经将工棚掀翻了,情急之中他抓住工棚的顶板翻到高处跳了出去没命地向高处跑,直跑到耳边的轰鸣声渐渐远去,惊魂未定的他才敢回头看一眼。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独自一人站在山上,想着工友们被埋在了泥石流里,他心中充满悲痛和恐惧。
    泥石流过后,落北山剧痛已过恢复了宁静,卓勒得沟在静静等待救援的队伍。

    第二章 星夜出师
    天无情,人有情,伊犁州党委书记李学军接报新源县发生泥石流灾害事故,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发出了抢险救援的命令。接到命令后,王世君支队长一边将灾情和李书记指示向朱永平政委进行通报,一边命令支队全勤指挥部调集官兵立即出发。随后,两位领导立即随同李学军书记一同,星夜驱车赶往事故发生地点。与此同时,支队全勤指挥部已将命令迅速下达到伊宁市消防大队特勤中队、解放南路中队、巩留县消防大队巩留中队。各大(中)队迅速集结精兵强将,携带装备,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灾害救援现场,增援先期抵达并已经开展搜救工作的新源县消防大队。
    对于消防官兵来说,这个夜晚注定不再平静,星夜出动、长途奔袭,这是一次真正的时速救援。是夜,所有官兵进入临战状态。
    2:00,伊宁市消防大队特勤中队2车16人出发;
    3:00,伊宁市消防大队解放南路中队1车10人随支队通信指挥车一起出发;
    3:10,巩留县消防大队巩留中队2车12人出发。
    截止31日凌晨6点15分,伊犁消防支队9车54名官兵全部抵达救援现场。
    留守的官兵则立即着手准备相关的信息报送、现场增援、后勤补给等各项工作。驻地百姓遇到这么大的灾害事故,官兵们和他们的亲人一样心情沉痛。只有尽己所能开展救援,才能告慰逝者、给那些徘徊在事故现场的生者以安慰。
    在这场救援攻坚战中,最先到达事故现场的是伊犁消防官兵、最先开展搜救工作的是伊犁消防救援官兵,最后一个离开事故现场的还是消防官兵。
    7月31日凌晨2:47分,最先接到报警的新源县消防官兵率先抵达灾害事故现场;
    4时30分,李学军书记、王世君支队长、朱永平政委一行抵达现场,并与第一时间到场的新源县有关领导成立现场救援指挥部。天刚破晓,伊宁市消防大队特勤中队、解放南路中队、巩留县大队巩留中队官兵就相继抵达事故救援现场。而此时,最先到达现场的新源县大队官兵和新源县公安等搜救队伍已经找到一具遇难者遗体。实际上,这场与灾难抗衡的搜救行动星夜时分就已经开始,伊犁州公安消防支队50余名救援官兵从7月31日晚开始,就再也没有睡上一个囫囵觉,此后的68小时里,他们踏着星光出发,伴着月光回营,每天只睡3—4个小时……

    第三章 为将情怀
    笔者在与参加救援的战士们座谈时,听到了许多发生在救援现场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在这场灾难面前,不论军民、不分官阶,所有参与救援的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寻找遇难者。从特勤中队官兵们的口中,我们听到了这样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从7月31日凌晨1点50分出发到8月1日下午2点30分,州党委李学军书记一直在救援现场。他和王支队、朱政委一起比我们早到两个小时。”中队长胡树旺说。
    “第一天上去的时候,没有热饭,渴了饿了只有馕和矿泉水。那天中午救援的间隙,在现场指挥救援的李学军书记走过来,问我们累不累,怕不怕,给我们加油打气。本来我们都累得有点疲沓了,李书记一来都精神了。这么大的领导都和我们一起奋战在救援一线,那我们还有啥说的?”从特勤中队通讯员缪陆鑫的叙述中,我们了解到,这位伊犁州的父母官和战士们一样,也是星夜出发赶赴救援现场,此后,除了召开相关会议,其余的时间他一直工作在救援现场。
    伊犁消防支队的参战队伍里,不论是官还是兵,都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托起那些灾害事故中陨落的生命之尊严,用一腔忠诚和热血努力完成党和人民交与的这项救援任务。为了逝者的生命尊严,作为7.31地质灾害事故救援前线总指挥的伊犁州公安消防支队支队长王世君也整整6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为将者,即需运筹帷幄、统揽全局、调兵遣将,又要一线勘察、指挥救援。68个小时,这位大校始终和他的战士们在一起。
    7月31日凌晨6时左右,落北山卓勒得沟曙光微露,视野逐渐清晰。这时人们才看到,沟底整整2公里多的狭长地带全部被泥石流覆盖,从高处望去,沟两侧的山坡犹如被一把巨大的刀锋削过似的,齐刷刷地裸露出腹内的山岩和沙石,沟里不时还会传来石块滚落和沙石下泄的声响。
    天亮以后,武警8660部队、伊犁州蓝天救援队等各路救援人马不断向救援现场汇集。望着面前这仍然具有巨大潜在危险性的灾害现场,王世君支队长心情沉重紧锁眉头。在痛惜灾害无情、逝者不幸的同时,他还要考虑如何在开展救援工作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护现场参战官兵和其他各路救援队伍的安全。
    伊犁州公安消防支队通信科参谋孟晓峰从7月31晚开始就一直跟随在王世君支队长身边,从他的叙述中,我们看到了一位令人敬佩、让人敬重的指挥员。
    “支队长根据幸存者和当地牧民的描述自己画了一张图,在现场自己做了一个救援现场沙盘模型,这样可以准确定位受灾人员的埋压区域,及时科学进行救援。”
    “整个被泥石流覆盖的区域,从头到尾来回一次将近5公里。第一天,支队长就来回走了十几趟。累了就原地坐会儿,也没有凳子呀,我就给他搬块石头。你问为什么这样走?他是不放心啊,卓勒得沟沟底原来是一条河,虽然现在被十几米厚的泥石流覆盖了,但是地下还是暗流涌动。”说到这里,孟晓峰用手指着一幅现场的照片,“你看这个点,这里地势较高,是泥石流发生的源头部位,这里地下有好几个泉眼,救援队伍下去的时候,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堰塞湖。周围沙石松动,一旦这个堰塞湖决口,下游的救援人员就危险了。支队长就是要观察地形,排除这个堰塞湖的险情啊。”说起这些,孟晓峰语气中充满敬佩之情。
    “支队长让我们扛着旗跟着他,哪里发现遇难者,他就往哪里跑,我们扛着旗跟着跑。他说旗在哪里,指挥部就在哪里。8月1日,李济成总队长通过移动指挥系统向救援现场的官兵表示慰问,为了让战士们都感到总队首长的关怀,他把每一个救援点都跑了一遍,传达总队长的慰问。”可以看出,说这话的时候,年轻的孟晓峰感到自豪。
“刚上去的时候,我们的救援官兵们渴了、饿了只能啃口干馕,喝口矿泉水。支队长得知附近有个矿工食堂,就自己跑去和食堂的人联系,请他们给官兵们做饭,这样,大家才能吃上热乎一点的饭菜了。在救援现场,我们的战士们都在站在挖掘机的大抓子下面,一发现可能有遇难者,战士们就喊停,然后再去用手一点点扒开沙石,寻找遇难者。有时候找到的只是遇难者身体的一部分,战士们都要小心翼翼把沙石清理干净,收殓好,然后再到周围继续扒土寻人。就这样,每天连续作战十几个小时,只睡3——4个小时,大家都很疲倦了。支队长怕有战士太困了注意力不集中被挖掘机抓着,一直不停地提醒各个分队指挥员盯着战士们。8月1日那天,支队长正在叮嘱新源大队大队长郭鹏注意提醒战士们,话音刚落旁边一个战士就困的一头栽倒了。支队长赶紧吩咐把他换下来休息一会。哎!支队长操心的事真多。”孟晓峰觉得支队长太不容易了。
    “他太辛苦了,脖子上皮都晒脱了一层。从第一天开始他就没好好休息过,不是坐车奔波就是在现场指挥,车里有噪音,现场噪音更大,近几十台挖掘机一起轰鸣,两天下来,他耳朵就不行了。医生诊断是耳膜穿孔,我觉得这其实都是噪音给震的。他这个病就是给耽误了,第一天就不舒服,但是一直没有时间看。现在才去看,我听说还要做手术……”说这话时,孟晓峰语气里透出的是对支队长的尊敬和心疼。
    从孟晓峰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老兵身体力行亲临救援一线部署搜救遇难者、亲力亲为服务于民的辛劳和大爱;我们体会到的是一个首长带兵从严、爱兵如子的宽广情怀;我们感悟到的是一名从军几十年的军人在警营中凝聚起来的忠诚于党、服务人民、献身消防的崇高奉献精神。

    第四章 卓勒得沟记事
    当灾害的破坏力过于巨大时,为了抵抗,有时人们的情感会变得粗糙麻木。那是因为生者必须学会忘记灾难,更好地生活下去。然而,对于消防官兵来讲,情感和心理几乎常年都在承受灾难事故救援的考验和洗礼。作为军人,他们忠于职守;作为一个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自然人,他们又以超乎寻常的耐力和承受力维护着每一个经自己双手救援的生命的尊严和情感,无论生死,小心翼翼。
    发生在卓勒得沟里的故事,每一个消防战士都说——这很平常。他们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于常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有那些蹲在沟边翘首盼望的人知道,他们那一个个跃动在灾害事故救援现场的身影和一双双沾满泥巴的双手,托起的是逝者生命最后的尊严和生者心里最大的安慰。
    新兵蛋子的第一堂救援课:勇者无畏、大爱无惧。伊宁市消防大队解放南路中队战士岳西辉和迪力夏提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救援行动。面对笔者的访问,来自甘肃农村的岳西辉显得很是腼腆,他今年只有18岁。谈起在救援现场的经历,他坦言自己开始时很害怕,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惨烈的灾害破坏力。他说自己第一天一直感到害怕、恶心,吃不下饭。但是有身边战友和老兵的鼓励,他渐渐调整了心态。“我在那边不断告诉自己,决不能退缩,要向老兵们一样。”慢慢地,他逐渐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心理,能够配合老兵一起行动了。那一天,他和老兵们一起抬出了四具遇难者遗体。迪力夏提这位来自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新兵,面对笔者的访问只说了一句“那没有什么的,应该做的。”说完就跑了。但是,笔者从中队队长戴伊胜那里了解到,迪力夏提在救援现场表现很好,他和特勤队的老队员们一起,转移炸药、搬石头、挖土方、收殓遇难者遗体,每一项工作他都冲在前面,表现出了英勇无畏的精神,受到了老兵们的赞扬。
    和迪力夏提一样,巩留大队的新兵徐伟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心理素质超好的战士。大队长王建介绍说,这个战士是当时救援队伍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兵,他还不到18岁,但他直接参与了现场救援,跑前跑后忙的不得了,一听见哪里喊发现遇难者遗体,他就朝哪里跑,捞着什么干什么,从不挑肥拣瘦。新源县消防大队官兵至今还在坚守待命,笔者拨通大队长郭鹏的电话,话筒中传来透着疲惫的声音,“你问上去多少新兵?都上去了,我们中队所有官兵都上去了,人不够啊,轮换着上。害怕?没有没有,我看他们回来都活蹦乱跳的。总队的心理专家来了,他们还说不用嘛,勇者无畏、大爱无惧。”
    看起来,这些新兵蛋子的表现让老兵们很是感到欣慰!
    特勤尖兵的紧急排险行动。在卓勒沟的泥石流灾害事故现场,半山腰上有一座孤零零的屋子。7月31日清晨,天刚放亮,准备下到沟底的消防救援人员却听到知情者透露出令人震惊的信息,原来,那个屋子是采矿点的炸药库,里面还存放着满满一屋子炸药。正在现场勘查的州党委书记李学军和救援总指挥、伊犁州消防支队支队长王世君当即在现场交换意见并作出决定,派出一支精干力量立即转移炸药,避免炸药流失带来次生灾害。要排险,救援人员就必须下到沟底,穿过卓勒沟到对面山坡。而此时、卓勒沟的泥石流还呈不稳定的缓慢运动状态,山坡上的石头还在不时往沟里滚落,救援人员此时下去随时会面临生命危险,但是排除炸药库的险情也刻不容缓。受命排险的特勤尖兵们一合计,大家不约而同想到,“绕道排险”。特勤中队教练窦志强立即带着六名精干的战士从后山绕到了小屋前,打开屋门,顾不得危险,大家立即开始紧急转移库存炸药。当战士们搬出最后一箱炸药时,太阳刚刚升起。浩大的遇难者搜救工作开始了。
    托起已经陨落的小生命,窦教练满眼泪光。访问过程中,问及印象最深的事,几乎每个战士都提起那一家三口的遇难者。特勤中队战士张滕骧、孙恩跃详细讲述了当时的情景。“是第一天吧”,张滕骧眯眼回忆了一下,然后继续肯定地说,“就是第一天,中午1点钟左右,当时我们都在跟前,突然就听到说找到人了。我们立即过去,用铁锨扒开周围的土,掀开被挤碎的房板,扒开一些棉絮,接着就看见他们一家三口紧紧拥抱在一起,外边是妈妈,中间是孩子,最里面是爸爸。我们这些老兵已经见惯了各种惨烈的救援场景,不会感到害怕什么的。但是看到这一家三口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心里堵得慌。那个孩子看起来只有三、四岁,可以想见,灾害来时,爸爸妈妈来不及逃跑,只好把孩子紧紧抱在中间。这是我们找到的最完整的遗体,窦教练托着孩子走出去的时候,满眼都是泪光。”
在谈起对这一家三口的救援时,张恩跃用了一个非常细致的词,“挠”。他说,“我们每三个人一组,站在挖掘机巨大的铁臂下面,只要发现可能有人,就立即指挥挖掘机慢下来,用铁爪轻轻地挠,挠到有房板碎片或者棉絮、被褥等生活用品露出来,就让它彻底停下,我们上去用手扒。他们一家三口都是这样扒出来的”。
    战士于振海的坚守,为了逝者的尊严 断肢残臂一个也不能少。伊犁8月,山里的气候闷热潮湿,8月1日,卓勒沟给战士们“建军节”的礼物是一个“下马威”。第一天找到的十几具遇难者遗体在阳光和潮湿空气的作用下开始散发出阵阵尸臭,但是战士们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和放弃继续搜救的行动,也没有人因此而嫌弃手中的工作。特勤中队战士于振海说,“他们已经很不幸了,我们每找到一个完整的人,就能让他们的亲人得到安慰,他们也可以完整的去往天堂。”几天来,对于这些持“唯物论”的消防官兵们来说,“让逝者去往天堂”成为他们告慰生者的话语,也是他们给逝者以尊严的内动力。就为了这个目的,于振海在救援现场硬是坚持了两天。从挖掘机进场开始,他就一直守在那巨大的铁爪下面,唯恐一个不慎就有遇难者被抓碎。大多遇难者的遗体都被泥石流巨大的力量撕扯的碎裂了,只要找到一具不完整的遗体,他就立即通知挖掘机停下来,认真和战友们装殓好遗体,然后在附近仔细搜寻遗体失落的部分。泥石流在沟底形成了厚达十几米的沙石层,有时候,他和战友们要冒着生命危险站在近十米的深坑中搜索,就这样,他也从未放弃过任何一个可能找到遇难者的机会。
    天当被、地当床、蚁做伴、锨做枕,山坡上酣眠着消防勇士。在7.31泥石流地质灾害事故救援现场,不论何时何处,你都可以看到消防官兵们闪耀着橙色光彩的身影。当你看到这支天当被、地当床、蚁做伴、石做枕的消防救援队伍时,才能真正理解“忠诚可靠、服务人民、竭诚奉献”的消防使命。68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搜救,官兵们困了就倒在半山坡上睡一会,醒来再战。救援现场传回的照片忠实记录了官兵们的睡相:一片草地上,特勤中队队长胡树旺和两个战士一起酣睡着,他的一只手上紧紧握着刚摘下的手套,另一支手上的手套还没有来得及摘下就睡着了;一块山石上,暂时休息的消防战士坐在那里,胳膊支着膝盖睡着了;在一个沙石堆旁,参谋长陈超斌和十几个战士一溜儿排开,驾着铁锨靠着沙石堆就睡着了,太阳明晃晃照着他们的脸……
    没有人嘲笑他们睡姿不雅睡相可笑,他们真的很累,他们需要好好睡一觉!
    他们,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上一条:伊犁州博物馆、林则徐纪念馆和州体育馆基本概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